大學時代 好友都叫我鐵橘 是因為
我在大一下整個栽入合唱團後
還能狂唸書、打排球、夜唱、擔任法服幹部
可以一個禮拜不睡覺,就為了能玩能唸書
當時也不覺得自己真鐵

轉眼七年
只是早上六點起床寫論文
8 :30~18:30上班
19:00~20:00學開車
20:00~23:30寫論文
心想論文趕快結束 還有唸書進度等著我
就這樣撐了幾個月
心裡很充實,但是身體很累


我這兩天有時會忘記現在是星期幾
甚至忘記現在是幾月
眼看五月就要去台北受訓
到那時就是受訓、寫論文、唸書的瘋狂日子
已經要有心理準備了

一直以來 雖然嘴巴會嫌累
不過,自己總是盡量振作、自我堅強心智 (賀~~~)
也不想跟別人解釋 我還有什麼事情要做
因為不能期望別人會為我做許多假設而加以體諒
這是不可能的

但這兩天真的有一度絕得自己快撐不下去了
(迷之聲:是因為河馬先生太遠嗎?)
今天在學開車回家的路上
心情慢慢變好了
可能是因為明天要考駕照
等拿到駕照
我晚上又多出兩個小時可以寫論文
為了這兩個小時而高興不已

不想跟老闆說 我還想念書
不想跟爸爸說 我要實習、寫論文還要念書真的很累
也不想因為自己的累 而遷怒於在家生病的姊
只跟老闆說 我要在六月底取得律師執照
只跟指導教授說 我要今年七月畢業
只跟爸爸說 我八月底前所有事情都會按部就班完成
只因為這些都是我心所願

我決定要面對它、接受它、處理它、然後放下它
八月中旬後
我要帶著輕鬆的心情去旅遊
九月再以健康的身心去參加高考受訓
我一定可以的

全站熱搜

orangenao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